您当前的位置:中国互动娱乐 > 电视 > >

中年女演员苗圃 依旧“不要命”地演戏

01-01 中国互动娱乐
在暑假播出的民国情仇剧《桃花依旧笑春风》中,女演员苗圃又一次诠释了她的“不要脸”和“不要命”的精神。一个她最擅长的角色类型,却反过来激活了已形成刻板印象的观众对于人物的新鲜体验。
 
客观评点一下《桃花》整体的剧作风格以及苗圃在《桃花》中的人物塑造,首先,剧作整体是典型通俗的年代传奇戏路,儿女情仇内线+家国情怀外框。通常行至中程,外框施力反打,成为具有操控性的内核,主旨实现了进一的升华。
然而,《桃花》的最后返还了原点,重新注目个人,角色在长篇叙述中积攒的内力则在限制性空间内得到凝聚爆发。从片尾的字幕卡可以看出,故事仍未放弃宏大叙事,而是选择了双管齐下。
 
不可否认,《桃花》在情节细部和制作方面还存在很大不足,以及苗圃对桃花(云岫)的形塑,在少女时期显得格格不入。但云岫这一角色的全部生命力,几乎都集中于中年的后期。那种久经生活磨砺的乐天和“痴憨”在此时呈现了珍珠般痛苦但璀璨的色泽,是浪里淘沙始到金。
 
人物的笑靥中暗藏着不能言说的褶皱,对视的目光陷入潭底,却是柔柔的,亮亮的,纠缠着彼此下坠。
苗圃的张扬与内敛同时上场,时而凛冽如战场刀光,时而温存如城墙斜阳。人物的厚度由此生成,这也是长篇作品的优胜之处。它给观众太多机会反刍,也对人物产生更多怀恋。它提供了无数种分叉的可能,人物方向在岁月中更替,最后的完结是屡次选择的叠合,更接近真实的混沌的人生。
 
其实之前,很多人对她有过失望,并不只是对她,还有对这个日益病态膨胀的市场。优秀剧本资源吃紧,中年女演员的生存困境更加严峻。
但她在生活和工作中匆忙的对流中,始终在极其局限的条件下努力探索新锐的表演技法。剧本不成活,用表演查缺补漏。思维框架的打破是由内而外的艰难过程,但她一直没放弃摸爬滚打,这是尤其令人感动的。
 
但由于角色类型太过雷同,她刨根究底的推翻重建,外化表现的变体却微乎其微。你必须陪她一起突围,才能窥探到裂缝中的那缕光。这也是我这些年忽略她的进步的缘由。若你没抛除对往昔的执念,如何跟随她闯荡全新梦境?
 
当你走入了她的内心起伏后,你会注意到每一处饱蘸情感的细节,每一个直拨泪腺的手势,以及每一眼看穿世态的苍凉。这些,都是用心滋养出的不同以往的生力,所以魅力无限。
 
根本原因是她的热爱和真诚。“真听真看真感受”,表演学院背烂了的训诫,大多随着经验累积疏于实践。借用张艺谋导演形容景别的词语,她的表演是“拥抱式”的,是饱满和富有的,不吝啬情感挥洒,不自怜身心俱伤。
 
她用她的真实拥抱着我们,拥抱着世界。
桃花无疑令人感动。除了年代传奇一贯的集体心理优势之外,还有她,给予了人物贯通全身的精魂。当她汗流浃背或泪如雨下或牙关紧闭时,人物在细节中永久地诞生了。
 
云岫看望春风时,死死握着监牢的栏杆的双手,几乎向镜头传递出铁质的冰冷入骨。哭泣时,无意中擦到手背上的口红。
天星从军队回家探亲时,大姐佯装责问的一句 : 你还记得这个家吗?
天星含泪咬唇挤出 : 不记得。
也许她在表演时毫无意识也未曾设计,但那些闪光的细节连接着一瞬的情绪感应,在电光火石间浑身战栗。
 
有太多人说她不顾形象,但其实无需赘言。因为她与人物血脉相连,她的呼吸震颤着人物的生命。她用这真,使荧幕前的我们,都仿佛被她拥抱着,感受着角色的热气。
 
当然,年岁增长会导致经验的捆绑。但挣脱束缚的根源就在于她近乎迂腐的热爱。
记得年少时,她刚拍完《闯关东中篇》,接受杨澜采访,被要求现场做一个玩闹性的即兴表演。她说,没有规定情境,演不了。
 

现在有太多人在舞台上镜头前活蹦乱跳玩转自如八面招风,甚至把人生演成了一场大戏,为此沾沾自喜目空一切。但她,依旧坚持表演的严肃性,无论如何不能成为杂耍的手段。
她还说,要演到八十岁。也像她在桃花完结时发的一句,青山依旧,绿水长流。
红似血的桃花不会随流水消逝,而将成为我们心头的一颗朱砂痣。
已经不止是单一角色的意义。是她,在多年前选择这条道路时和自己签的契约的生效证明。
Copyright 2017--2019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国互动娱乐网 京ICP备18009296号